祭酒的哥哥祭八

嗯⊙∀⊙!看闺蜜每天沉迷码字,也有点手痒O(∩_∩)O

【杰佣/虐向】雪(文笔不好多担待,第一次写文并表示超爱杰佣qwq)

哇哇大哭……配上歌真的窒息

吸莲日常:

    欧蒂利斯庄园迎来了寒冷的冬天。
    “海伦娜,快走!”
    奈布按着冒血的伤口向眼盲的少女大喊,茫茫白雾中,有一道扭曲的身影向他走来。
    不断滴落的血液映在雪白的雪地上,艳丽刺目,明显地向迷雾中的那道影子昭示着他的踪迹。随之而来的,是绝望的喘息与疯狂的心跳。
    在寒风凛冽中,那点点滴滴的血迹,渐渐消失在庄园的雪地上,仿佛被庄园吸收了一般了无痕迹。
    在目送着海伦娜安全离开后,奈布不再奔跑,他将带着钢铁护腕的手用力按在墙上,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,抬眼看向那个已然变得冷酷无情的监管者,声音艰涩:“你以前……不是这样的。”
    “那你觉得我本该是什么样子?”那人说话的声音还是那样好听,每句话都仿佛含着曲调,只是泛红的冰冷眸子暴露了一切。他,再也不会对他手下留情了。
    奈布静静地看着他,强忍着伤口的痛苦,咳嗽了两声:“咳咳,是我的错,你和他……根本不是一个人。”他们,怎么会是一个人呢。
    他记得那个人温柔的眼神,冰冷却安全的怀抱,不离于口的小调与偶尔的调笑。他永远都会默默将他送到地窖或大门,然后注视着他离去。只是,这温柔只给了他一个人,他会将他的朋友们送上审判死亡的座椅,让奈布等待再一次的轮回,见证他们陌生而熟悉的眼神。
    “我受够了!”直到有一天奈布对他说,“我希望我的朋友们能记得我,我是个军人,怎么能抛弃他们,只留下自己的记忆独自苟活,我再也不想听见他们临死前绝望地哀嚎,救下他们,这是我的责任!”
    然后,奈布第一次,看见那个人摘下了面具,对他凉凉地笑了“那就,各凭本事吧。”
    那大概是奈布最为自信的一次,他牵制住那个人,给队友留下了充分的修机时间,直到大门通电的警报声响起,他看着队友一个个逃离,内心的满足简直快要溢出。然而,当他冲向大门的时候,他回头,只看见他一动不动站在那里。面具被他别在脸边,英俊的面庞在冬日的暖阳中熠熠生辉,他是笑着的。
    那一瞬间,奈布觉得他笑得令他想要流泪。
    为什么明明是笑着的,却如此痛苦。
    他的眼中是极致的悲伤,带着眷恋与不舍,向他招了招手,奈布依稀能从口型中辨认出两个字。
    “再见。”
    可是,再也不能见了啊。
    奈布左手按住激烈跳动,内里却荒芜一片的心脏。他极力压抑住哽咽的声音,眼泪却同血液一起滴落在雪地上,在上面融下小小的雪洞。
终究,再承一刀的他实在坚持不住,半跪在地上,留下两道弥足深刻的痕迹。
    那个人走到他身边,如往常一般将他抱起,却在到达狂欢之椅之后将他狠狠摔在其上,同他人别无二致。
    奈布疲惫地靠在座椅上,安静地等待着死亡。本来就不怎么清晰的视野,因为白茫茫的雪,显得更加模糊不堪。
    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,盖住了他刚刚留下的所有痕迹。
    忘记,或许是最后的解脱。
    “我们注定,是这样的结局。在这场你抓我逃的游戏中,谁都无法幸免。我真的,很想你。”
    他凝视着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的那个人,那个在遇到自己之前,冷酷无情的人,却好像看到了他以前所见的那个人身影。
    那是一个秋日的下午,阳光温暖耀眼,他与那个人一板之隔,带着对对方的钦佩,问道:“我叫奈布·萨贝达,你可以称呼我为奈布,你呢?”
    那个人用手摩挲了一下面具的边沿,语气柔和,仿佛和阳光融为了一体,他说他叫——
    “杰克。”

评论

热度(57)

  1. 祭酒的哥哥祭八维特斯托克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哇大哭……配上歌真的窒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