祭酒的哥哥祭八

嗯⊙∀⊙!看闺蜜每天沉迷码字,也有点手痒O(∩_∩)O

同桌再爱我一次T^T

啊啊啊!有一个太负责的同桌是幸还是不幸
每天上课睡觉,同桌叫醒我不下十次
除此之外,还要催我写作业
有时还操心男朋友的事
完全当的起老妈子的称号
最近上课睡觉次数太多,同桌恨不得打我
此时只想说”我错了!同桌再爱我一次!”

最喜欢这一对*^O^*
甜到死啊啊啊!

命中肖狐狸:

Even and Isak, minute by minute.

杰克奈布的相爱日常(番外)

裘克虐杰克啦啦啦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裘克忧郁的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噗——”杰克喷出一口血,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,眼睛已经被血模糊,身上的伤口已经疼到麻木
“你这是何苦呢!你以为我舍得让你受伤吗?都是因为你!你避着我,把我的真心踏在脚下!你就这么爱他,宁愿死也不愿意多看我一眼!”
裘克手上拿着沾满献血的火箭筒,坐在杰克面前,专注的注视着杰克染上血脸,完全忽略了汩汩流血的伤口,因为他的心此时疼上千倍万倍
“我们……是兄弟,别无其……他。就算伤……我也不想伤他,算……我自私,我还给你。但你万……万不要伤他!这都……是我欠你的”
听着杰克断断续续地说着,裘克的眼泪顺着眼眶滑落
落在地上,悄无声息
其实裘克知道,那一年初遇自己就输了,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相遇,相知,相爱
裘克已经不是当初的小疯子了,时常闷疼的心让裘克彻底疯狂了
“呵~呵~我怎么会让你死呢!你会活着,一直活着!我只恨你爱的不是我,但我不悔自己爱的是你”裘克跌跌撞撞的站起来,柱着火箭筒,步履阑珊的走远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杰克永远也忘不了原来那个可爱的小疯子此刻沉重的背影
那天后裘克再也没有出现,庄园里新的监管者顶替了他的位置
杰克和奈布在一起时常常望着裘克当初离开的方向,胸口好像闷闷的

杰克奈布的相爱日常(2)

啪——杰克突然飞了出去,奈布被吓了一跳
原来是裘克用火箭筒把杰克怼飞了,那是一个完美的抛物线
“杰克你个大猪蹄子,谁跟你有一腿啊!你在我这蹭吃蹭喝还毁我清誉,我看你就是欠抽!哼!”

“啊!先生你没事吧!!”奈布心疼的跑过去看杰克的伤势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,我家先生都被你打坏了!”

此时杰克正在地上躺尸(咸鱼一样)
杰克内心:我的爪子好像怼不过裘克那疯子的火箭筒,还是先在奈布的腿上躺会吧!哎呀~舒服~

“你别和我装死!你给我说清楚,不然我马上就让你真的躺在地上起不来!”裘克一眼就看穿了杰克的把戏,冷哼一声
“别吧,兄弟,我也是走投无路啊。我工资月初就都给奈布买女装了。要是跟奈布上街我肯定又忍不住花钱,我要是和你上街说不定还可以坑你给奈布再买套女装¬_¬`……哎呀妈呀!不小心说出来了!”杰克看着裘克越来越黑的脸,心里暗道:不好,要凉,得赶紧跑!
于是杰克二话不说就公主抱抱着感动地“痛哭流涕”的奈布飞奔了出去
“你别让我再看见你!”裘克咬牙切齿却一点都没要追的意思,只是站在原地不动,久久地盯着他们远去的方向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奶布小可爱的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后面的剧情可多向发展,可以是是裘杰,也可以是杰佣,可虐可甜,有点都想写ʕ̢̣̣̣̣̩̩̩̩·͡˔·ོɁ̡̣̣̣̣̩̩̩̩

杰克奈布相爱日常(番外)

迷路的小笨蛋

“呜呜呜~”小奶布站在湖景村的大船边委屈的抽泣着
“怎么了?小可爱”杰克绅士的弯弯腰,温柔的看着奶布
“我...我找不到大门了,我迷路了...哇呜呜~”奶布又忍不住哭出声
杰克见此,轻笑出声,带着宠溺的味道
“你个小笨蛋~上来,我带你去!”说完就霸道地将奶布拦腰抱起,奶布慌忙的搂住杰克的脖子,脸上泛着淡淡红晕,眼睛却不自觉地注视着杰克带着面具的脸,想象着面具下是怎样温柔的脸
“到了,小可爱!我们下次再见,晚安”杰克轻柔的将奶布放下,吻了吻奶布的额头
奶布懵懵地点点头,害羞的跑出了门
杰克在门内盯着奶布的背影沉思...

真的窒息,为什么佛系红蝶也喜欢奶布
嘤嘤嘤,都没有人喜欢我医生吗

涘边雨水:

所以说现在佛屠都到排位赛来了吗_(:з」∠)_昨天排位赛一连遇到俩佛屠 @祭酒的哥哥祭八

这是个悲伤的故事

哈哈哈,不作死就不会死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杰克哀嚎的分界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喵喵喵”奈布变成了一只绿色毛发的小奶猫,棕色的瞳孔总是吸引着杰克的心神
杰克不禁伸出手,轻轻的抚上奈布的头,顺着毛
渐渐地杰克的手开始不老实了,悄悄的摸到了奶布的屁股上,还不亦乐乎地狠搓了几下(杰克脸上露出了满足又猥琐的笑容——真痴汉笑)……
“你想死吗!”然而奶布只能发出喵喵叫的声音
但是不要紧,因为……

”啊啊啊!救命啊!”杰克的参叫充斥着整个庄园
奶布发威中

第二天杰克跪在门口的搓衣板上泪流满面
杰克被禁止接近奶布(一个月)

【杰佣/虐向】雪(文笔不好多担待,第一次写文并表示超爱杰佣qwq)

哇哇大哭……配上歌真的窒息

吸莲日常:

    欧蒂利斯庄园迎来了寒冷的冬天。
    “海伦娜,快走!”
    奈布按着冒血的伤口向眼盲的少女大喊,茫茫白雾中,有一道扭曲的身影向他走来。
    不断滴落的血液映在雪白的雪地上,艳丽刺目,明显地向迷雾中的那道影子昭示着他的踪迹。随之而来的,是绝望的喘息与疯狂的心跳。
    在寒风凛冽中,那点点滴滴的血迹,渐渐消失在庄园的雪地上,仿佛被庄园吸收了一般了无痕迹。
    在目送着海伦娜安全离开后,奈布不再奔跑,他将带着钢铁护腕的手用力按在墙上,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,抬眼看向那个已然变得冷酷无情的监管者,声音艰涩:“你以前……不是这样的。”
    “那你觉得我本该是什么样子?”那人说话的声音还是那样好听,每句话都仿佛含着曲调,只是泛红的冰冷眸子暴露了一切。他,再也不会对他手下留情了。
    奈布静静地看着他,强忍着伤口的痛苦,咳嗽了两声:“咳咳,是我的错,你和他……根本不是一个人。”他们,怎么会是一个人呢。
    他记得那个人温柔的眼神,冰冷却安全的怀抱,不离于口的小调与偶尔的调笑。他永远都会默默将他送到地窖或大门,然后注视着他离去。只是,这温柔只给了他一个人,他会将他的朋友们送上审判死亡的座椅,让奈布等待再一次的轮回,见证他们陌生而熟悉的眼神。
    “我受够了!”直到有一天奈布对他说,“我希望我的朋友们能记得我,我是个军人,怎么能抛弃他们,只留下自己的记忆独自苟活,我再也不想听见他们临死前绝望地哀嚎,救下他们,这是我的责任!”
    然后,奈布第一次,看见那个人摘下了面具,对他凉凉地笑了“那就,各凭本事吧。”
    那大概是奈布最为自信的一次,他牵制住那个人,给队友留下了充分的修机时间,直到大门通电的警报声响起,他看着队友一个个逃离,内心的满足简直快要溢出。然而,当他冲向大门的时候,他回头,只看见他一动不动站在那里。面具被他别在脸边,英俊的面庞在冬日的暖阳中熠熠生辉,他是笑着的。
    那一瞬间,奈布觉得他笑得令他想要流泪。
    为什么明明是笑着的,却如此痛苦。
    他的眼中是极致的悲伤,带着眷恋与不舍,向他招了招手,奈布依稀能从口型中辨认出两个字。
    “再见。”
    可是,再也不能见了啊。
    奈布左手按住激烈跳动,内里却荒芜一片的心脏。他极力压抑住哽咽的声音,眼泪却同血液一起滴落在雪地上,在上面融下小小的雪洞。
终究,再承一刀的他实在坚持不住,半跪在地上,留下两道弥足深刻的痕迹。
    那个人走到他身边,如往常一般将他抱起,却在到达狂欢之椅之后将他狠狠摔在其上,同他人别无二致。
    奈布疲惫地靠在座椅上,安静地等待着死亡。本来就不怎么清晰的视野,因为白茫茫的雪,显得更加模糊不堪。
    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,盖住了他刚刚留下的所有痕迹。
    忘记,或许是最后的解脱。
    “我们注定,是这样的结局。在这场你抓我逃的游戏中,谁都无法幸免。我真的,很想你。”
    他凝视着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的那个人,那个在遇到自己之前,冷酷无情的人,却好像看到了他以前所见的那个人身影。
    那是一个秋日的下午,阳光温暖耀眼,他与那个人一板之隔,带着对对方的钦佩,问道:“我叫奈布·萨贝达,你可以称呼我为奈布,你呢?”
    那个人用手摩挲了一下面具的边沿,语气柔和,仿佛和阳光融为了一体,他说他叫——
    “杰克。”

皮皮鳝的沙雕日常(1)

日常真的好长(>_<)

吸莲日常:

一个系列小短篇(好吧也不是很小),更新随缘,文中的皮皮鳝就是作者我(对没错我就是偶尔抽风+智障)改编自真实游戏经历hhh,所以写游戏经历写好笑真的挺不容易的,想日更结果还是拖到了现在,耶!(你就是看电影去了吧!)顺便说一下侏罗纪世界2真好看哎嘿嘿嘿嘿。这次搭配这篇文的歌是(The Benny Hill Show ("Yakety Sax"))
………………我是亲爱的隔离线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。


    庄园大门打开。


    这次的队伍是艾米丽,海伦娜,克利切和弗莱迪。


    开局裘克就看见了克利切,秉着不抓白不抓的精神追了上去。接着裘克就收获了一份大礼。


    “克利切,你在皮什么!”海伦娜大喊,慌慌张张转移地点,因为克利切将小丑裘克引了过来。


    “不皮怎么配得上我皮皮鳝的名号呢?哎嘿嘿。”克利切一边贱笑,一边试图又将裘克引开,然而裘克却向着海伦娜的方向去了。


    临走前裘克撇了克利切一眼,发出一声嗤笑。


    “对不起了海伦娜!你加油!”眼睁睁地看着海伦娜引开了屠夫,克利切毫不犹豫地掉头修gay,丝毫不顾队友死活,却见艾米丽突然受了伤。


    “怎么回事。”克利切嘟囔道,“艾米丽帮小瞎子挡刀了么。”


    他伸手摸了摸电机:“管她呢。修机修机。”


    然后他不再管队友的死活,开始专心致志的修gay。


    好景不长,从艾米丽先被淘汰开始,海伦娜也上了椅子。


    裘克:开心.jpg:)


    “唉,真麻烦。”克利切不得不放弃了破译得差不多的电机,向海伦娜上椅的方向跑去。


    同时,弗莱迪也选了一台就近的电机开始破译。


    然后……


    海伦娜下来了,克利切坐了上去。


    “歪?有人救我吗?海伦娜小姐?美女?小弗弗?大帅哥?救命哇~”克利切开始哀嚎。


    裘克围着克利切转了转,并表示没有人愿意救他,等死就行。


    (律师治好盲女)


    克利切听到了敲盲杖的声音。


    “海伦娜你真好嘤嘤嘤。”


    裘克警觉了起来,然而还是被骗了一刀。(开始难过.jpg)


    “闭嘴!”海伦娜抗下一刀,“快跑!”


    “好好好……啊!大哥我错了!饶了我吧大哥!裘帅哥!爸!我错了!啊啊啊啊啊啊!”克利切继续嚎。


    裘克笑了:“克利切,你喊爷爷也没用。”


    克利切:为什么跟你叫破了嗓子也没用那么像……


    克利切:“裘爷爷!”


    裘克:……


    结果海伦娜上椅,她飞了。


    临飞前留下遗言:“我去你大爷的他在追我!”


    “海伦娜我对不起你……啊!”克利切再次倒地。


    上椅。


    弗莱迪来救人了。


    裘克蓄势待发,一刀斩在了弗莱迪身上:mmp又砍错人了。


    克利切成功跑路,弗莱迪没撑住第二刀,倒霉地上椅。


   “我还去救么?”克利切心悸地摸摸自己的胸口,“算了还是去找地窖吧。”怂的一批。


    弗莱迪上天了,克利切头上开始飞乌鸦,为他疯狂爆点。


    裘克毫不犹豫朝报点的方向走去:看着没动怕不是在皮地窖?


    巧了他猜对了。


    蹲在地窖边上的克利切:“我克利切还能皮!”


    “就在地窖上皮!我能在上面蹦迪!自己给自己打光哎嘿嘿。”


    没过多久,裘克赶来了。


    “啊!他来了!”克利切看见了久违的身影,那人自带迪斯科红光特效,想不发现都难。


    “好久不见嘛,裘克先生。”克利切做出了自认为最挑衅的表情,然而只让人觉得像个疯了的猴子(这里自行脑补慈善家的呼喊动作)


    裘克翻了个白眼:“看,沙雕。”


    “啊?”克利切愣了愣,突然意识到这是裘克对自己的嘲讽,于是他没有跳地窖,而是做了一个令人意外的举动。


    克利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弯下腰趴在地上,然后像鸟类抖动尾羽一般开始疯狂扭屁股,就像装了电动小马达,并发出猴子般兴奋的叫声。(这里是慈善家的躺地动作)


    “嘿你打不到我打不到我打不到我……啊!”


    被挑衅成功的裘克慢慢走过来,淡定地一捅火箭,将还撅着屁股没能站起来的克利切成功爆菊。


    “巧了,我打到了。”


    克利切被捅飞出来,与地窖只有咫尺之遥。


   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地……窖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克利切流下了悔恨的泪水。


    绿色花椰菜裘克:“呵,皮,叫你皮。”(冷酷脸.jpg)

最容易让屠夫上头的皮皮鳝!哈哈 @吸莲日常

涘边雨水:

来自和朋友一起开黑打排位发生的一场趣事儿(草稿流画风,时不时会崩一下,将就着看一下吧_(:з」∠)_)
空军:是我本人
杰克 @卡尔萨斯姐姐
皮皮鳝 @吸莲日常
杰克被我们的皮皮鳝溜上头了,可还行
中间有段忘画上去了_(:з」∠)_当时杰克发现电机还剩一台电机,内心:不慌不慌,别慌别慌(其实心里慌的一匹)hhhhh
还有当时皮皮鳝往大门跑的时候没发现我被放下来了,于是,就被杰克突然的一捶,就从我面前一个美妙的弧度飞了过去hhhhhhh然后就上椅了,皮皮鳝把仇恨拉的很稳,原本杰克要放我上椅的hhhhhhhh